时隔一年悲剧重演19人火场遇难,为何又是凉山?


在实践中,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已经成为开展追逃追赃的重要遵循。国家监委依据监察法、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和有关国际公约、双边条约、双边合作协议,积极与外方开展刑事司法协助、引渡、遣返等司法执法合作。国家监委组建后,更加注重运用法律手段开展追逃追赃,着力提升打法律战的能力水平,成为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一大特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与此同时,国家监委还首次牵头开展境外集中缉捕行动,提请柬埔寨执法部门将于荡、林舜涛、詹伟胜、项亨达等4名藏匿在柬埔寨的职务犯罪嫌疑人缉捕归案。

“我们将提高政治站位,既立足当前,一体推进追逃、防逃、追赃工作,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,取得全面从严治党更大战略性成果;又着眼长远,建立健全追逃追赃体制、机制、制度,推动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,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。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有关负责人表示。据奥地利卫生部网站消息,截至当地时间3月31日15时,奥地利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971例,新增病例597例,累计治愈1095例,死亡128例。

在更广阔的国际舞台,伴随着一系列“主客场”外交,中国的追逃追赃理念日益深入人心,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提升,治理腐败的中国方案、中国智慧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的同频共振。

两年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,积极参与反腐败国际治理,深化多双边交流合作,推动新时代反腐败国际合作高质量发展。

曾任浙江省新昌县原常务副县长的姚锦旗于2005年12月外逃。2018年3月,浙江省纪检监察机关接手此案,90天内即获得姚锦旗藏匿地等关键信息,使姚被保加利亚警方逮捕。随后国家监委通过外交部向保方提出引渡请求,44天内走完通常需数月甚至数年的引渡法律程序,于2018年11月30日将姚引渡回国。该案是国家监委成立后成功引渡的第一案,也是我国首次从欧盟成员国引渡涉嫌职务犯罪的国家工作人员。

此外,库尔茨表示,从各国情况看,纪律性越强的国家和民众在抗击疫情过程中死亡病例越少,社会生活恢复速度越快,武汉就是一个正面的例子,疫情得到了全面控制,证明严格的防控措施是可行和有效的。

奥政府高度重视数据保护,但通过手机数据监控疫情是重要防控措施,奥民众应在数据保护和拯救生命之间作出正确选择。

库尔茨还表示,奥医疗卫生系统应对疫情准备工作比较充分,目前有约900台呼吸机、1000个重症监护室可供使用。他本人已向有关国家和企业寻求支持,争取多方采购防护物资与呼吸机。希望民众继续严格遵守防控举措,防止疫情暴发式增长导致医疗体系超出负荷。